美爱网

华华 11-19 12:42 楼主
作者:子小洛

素素说,蒋东是我不算初恋的初恋。

"我已经无法细究我是从什么是开始爱上他,并且一爱就爱了这么多年。我生命的五分之一长度呢。"

正准备爬床时,接到素素给我打来电话,我接起,还未开口,电话那头就已经是欲言又止。

"小洛..."

我一头雾水,只能先安慰:"素素,怎么了?"

"呜呜呜"电话那边哭了起来。

"你深呼吸,告诉我,发生什么了?"

"我脱离单身了。"

我松了口气,想来是喜极而泣啊,我正想骂她故意跑来虐狗时,谁想她说"对象不是蒋东。"

和世间所有的感情一样,一旦抵达不了亲密无间的交织,便不可避免背道相驰的残酷命运。

素素和蒋东就是这样。只是这个事实,作为旁观者的我,三年前就知道了,但她始终抱有一种侥幸的不相信,就是只要蒋东一天没有结婚,那她就还有成为他新娘的可能。
三年前,蒋东刚到爱尔兰的时候,每天都会给素素打深夜的越洋电话,和她分享异国的风土人情,叨絮琐碎的语言,连他和朋友周末去郊区的河边钓鱼,钓到几只,最后又放生几只都说得仔仔细细。

如多年之前一样,两小无猜的他们可以说话说到心的缝隙都没有。
挂电话前,他会对她说:"等我读完研,我就回去。"
每次他这样说时,素素就会自动翻译另一层深意:等我回去,我们就在一起。

毕业第二年,素素辞掉苏州杂志社的编辑工作,到魔都重新找工作。她请我吃牛肉火锅,让我帮忙她找房子。

我问:“你好好的苏州不待,怎么跑到上海来吸雾霾了?”要知道素素的父母刚给她在金鸡湖附近买了高层公寓。

坐在我对面的姑娘将身子向后靠了靠,热腾腾的水蒸汽朦胧了她的妆容,多精致的一张面容啊。

她显然对我的疑问感到大惊小怪,她毫不保留的说:“因为蒋东说,他毕业后要在上海奋斗几年先啊。”

我竟无言以对。也不知道蒋东这家伙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竟有素素这大好姑娘为他守身如玉多年,视他为心头肉。

在投简历的期间,素素买了一张去丽江的火车票,准备来一次辞职旅行。

车厢这个狭窄的环境,轻易就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素素很快就和对面下铺的男生相聊甚欢,也了解到,面前这个斯斯文文,清秀英俊的男人是来丽江看大学女同学的。

"你不会是想追人家吧!"

耿直的素素直接就戳穿人家。

男人内敛含蓄地笑,扶了扶镜框,默认了。

素素不可抑制地想到蒋东,一股酸楚味儿涌上喉咙,突然好羡慕起那个女同学。

有人千里迢迢来表白是怎样一种浪漫,况且还是在丽江这本身就非常性感的地方!

旅行回来后,素素开始马不停蹄的面试。晚上回到出租屋,就着灰黄的灯光,素素打开电脑邮箱,好消息——面试过的三家公司,已经有两家向她抛来入职的橄榄枝。

其中一家是国内著名的高端英语培训机构,办公地点在人广,招聘高级文案策划,薪资待遇不错,只是面试官一场沟通下来,始终拉着脸,一副人若犯我,势不两立的灭绝师太模样。

好可怕,在她手下做事我会窒息的!素素和电话那头的蒋东如是说。

因此,素素选择了另外一家企业,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司是一位81年出生的已婚未育、结婚五年的娃娃脸。娃娃脸长得非常娃娃,三层眼皮下方还有一副人畜无害的卧蚕。

可事实上,娃娃脸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善良,为了向总监邀功,她无节制地招揽了更多的活给素素,此外,连她自己原本遗留了三年的培训资料整理也统统塞给素素这个唯一的下属。

素素的工作变得异常繁忙,每天都在公司加班到21点之后,然后再乘一小时的地铁回家。而为了能经常去爱尔兰看蒋东,素素还兼职起法语翻译,为一些法企做一些文件翻译。

脱离父母后,海漂的不易让素素有些心力交瘁。就是这样的繁忙里,她常常忍不住和蒋东抱怨起娃娃脸的各种尖酸刻薄。

也许是当局者迷,很多抱怨她总在重复。

蒋东的耐心被逐渐消磨殆尽,他有自己的繁忙学业,无法每次都耐心的听素素抱怨,然后给予安慰。

他的回应开始变得敷衍,打给素素的电话的频率和时间长度也逐步下降。

素素生病了。她顶着四十度的高温给蒋东发信息:我的身子烫得可以煮鸡蛋了。

微信框弹出蒋东的回复,上面淡淡的显示着8个字:多喝开水,注意休息。

最怕女人对比,因为一对比就容易心寒。

素素说,我还记得高三那年发烧的时候,蒋东每隔两小时一个电话的关心。他曾对她很好,为了转移她病痛的注意力,他可以对她说各种幽默段子。只是,这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在迷迷糊糊中,手机震动了一下。素素满怀期待地点开微信,结果却很失落,并不是蒋东。微信名是叫海洋的陌生人,头像也是一张大海。

“你烧退了么?”
“你是?”
“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火车上加你微信的钟海洋。”
“原来是你呀!你怎么样,女同学搞定木有?”
“诶。一言难尽...”

就这样,素素和钟海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从日月星河到人生哲理。
后面不用说,任何一段关系,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总有一个先动情。

只不过,这次动情的那个人不是素素。

“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素素。”

面对钟海洋的表白素素虽早有察觉却还是觉得惊讶。

“你不是喜欢你大学女同学吗?”

“对于她,我是喜欢但又不是非常喜欢,所以拖到了大学毕业才表白。但是我了解你,并且慢慢走近你后,发现我已经深深爱上你了,我一刻都不想错过你, 你可以接受我吗?”

面对钟海洋的表白,素素没有给予答复,她选择了沉默。

我问她:“聊得这么好,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喜欢人家?”

“其实也不是不喜欢他”素素欲言又止。我知道,是她还对蒋东抱有幻想。

这些年,在她心里,从小到大能够认定的,还是只有他一个,别人再好也走不进来。

钟海洋很“识趣”,素素没有答复他,他也没有再多问一句。他们的对话静止在了表白日。

这些年,在素素的身边,从不缺乏追求者,像钟海洋这样表白碰壁就打退堂鼓的大有人在。素素觉得这样也好,自己就不用伤害鈡海洋了。可是心里始终有点难过,毕竟这段煎熬的日子,是钟海洋听着她的抱怨度过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面对蒋东,素素再也不能像先前那样想说什么说什么了。

因为蒋东的关心,总是不咸不淡;她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不开心了也不敢说,生怕被嫌烦。

素素也觉得,这样卑微地爱着蒋东绝不是她所期待的爱情。可她还是放不下他,只能抱着残存的幻想。

我看不过,我说她,你这个白富美,只要跳出蒋东这个坑,大好的世界等着你呢。

“不是有句话:以前的人,什么东西坏了就想修;现在的人,什么东西坏了就想换。小洛,我想修修我和蒋东的关系。”

我再次无言以对,素素一直错误地把蒋东当作自己的真命天子,却不曾想,也许不是蒋东不喜欢她,他只是没那么喜欢罢了。

下大雨的周末,窗外雨声潺潺,素素等了半天的外卖还是没到。就在饿着肚子望眼欲穿等待外卖时,手机冷不丁响了起来,屏幕的来显让素素有些不置信,竟然是钟海洋,距离上次表白,他已经消无声息了2个星期。

电话那头声音杂碎,但素素还是清晰地听到电话那头说,“素素,我在你小区门口,你可不可以出来见我一下。”

看到钟海洋左手捧着玫瑰花,右手提着一大袋纸装董糖有点落魄地站在门卫处时,素素有点哭笑不得又心疼,递着纸巾,问他:你这是干嘛呢?

钟海洋将董糖递到素素面前:你说你喜欢如皋的董糖,我特地跑去买来了。
素素有点恍惚。

钟海洋继续一字一顿地说:
“我这些天不是消失,我是在处理旧公司辞职和新公司入职的事项。我也到上海上班了。”

素素看着眼前男人的诚恳模样,心突然潮湿起来。她从潺潺的雨声中发现,她等了蒋东这么多年。蒋东连一句确定的“喜欢”都没有对她说过。她已经26岁了,追过她的男人不少,接触的人更多,但在这么大的样本里,都找不到一个对她随口一说“喜欢董糖的味道“记得这么用心的男子。

世界之大,我们最终也许不会和自己最爱的那个人皆大欢喜。但还算庆幸,我们至少遇见了最爱自己的那个人。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微信查看情感资讯。
挽回男朋友、挽回老公、挽回爱情、一对一案例分析、解决爱情难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林丹出轨很意外吗?不出轨才意外好吗!
下一篇:我对你没感觉了


关注美爱微信,一对一案例分析,解决爱情难题
美爱:专注 恋爱、婚姻、情感的平台


热门标签
相关主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联系方式|sitemap| 美爱 ( 粤ICP备14021978号 ) |网站地图

GMT+8, 2024-5-18 11:14 , Processed in 0.541701 second(s), 86 queries .

Powered by 挽回男朋友 X3.2  Template by:挽回老公

© 2016-2024深圳市一说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挽回爱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